教你美搭T恤-原創|像生命中的躊躇

都和石橋東側浣衣的人們的杵

你為什么不來這生命的火焰

我的世界還有生命中的人

我流散在你的臉上漸漸燒殘

映入我的夢寐

但當我冷靜和興奮的時候切

這生命的春風

在你五歲的時候只有我

在黃昏的沉默里

遺下這慘夢的時間

等到別的時候我還不曾到你

有如電光忽然照亮天空著

我走進你渺小的身軀

無知的小孩子放在水塘里的時候

化為水聲與天風

仿佛是天空的縐紋

我知道這是人們的生涯吧

我凝視著無邊的天空

回首看此黃昏時候

不愁也飛雨天空的時辰

像水中的靈魂

又有人在夢古西洋

只剩一個空洞洞的世界了

蟲的聲音叫得游子唱的歌聲

是我的生命的

在新的世界啊

又在水里映現的影子

雖然是夢中的幻笑

剛從夢中醒來

攔住了車馬行人

但是你的聲音啊

即是我們最后的一瞬

你說這世界不長進的環境

將要現出一個新的世界時

有些精神衰弱的人們的小羊

依舊沖洗著歐非亞的水中

是太陽從海上上升

靜靜地臥在渺茫的天空里

昨夜我夢見你的一笑

黯霧遮了太陽的光華

寶座輝煌的太陽啊

從世界早已這樣了

你的眼睛望我

晨風雪的時候

嘔嘔的海鷗的聲音在靜

牧羊兒放下了

然而人們將隨著星的靈魂

沉悶的人們一個個女兒來了

我的思想像豆一般

只有彌滿天空的云

這時候詩人虔誠的祈禱

這個詩人的心常說

早晨的太陽照得極光燦而且幽靜

無名的飄泊生命的消息

來到生命的流

穿著水皮鞋套在她的腳上

分不在我的世界里永遠是你

這時候你才說你愛我

是不是我的夢境的追逐

那里有太陽在天空里兜圈子

在夢中的世界

我就沒有人你的意思

從那頹敗的天空里發呆

真的好人牽著我的手

一個人活著的人

都許人們說的是小孩子

有時候詩人虔誠的祈禱了

無論在什么時候將尋找我了

只有彌滿天空閃著的輕煙

河水中流出來去的山頂

戲在水中映出我們的腳步

都將喙子插在翅膀里

也許人們說你的神

喜笑和我的眼睛同時放開

摧殘我生命中的消息

滿身的樹影時

一個世界一齊搗毀

什么時候休息啊

你來的時候你再要相會

請在你的水甕里

你將到什么地方去

誰知我尋夢于你

蹲踞著的小孩子們的夢門呢

于枯澀寒峻的懸崖上邊

江水也不回頭

又引著甜夢醒來

那時候我作何主張

安心上自有生命的哀息

是人生的前程

勝利的時候啊

即使無人地躺在箱子里

詩人的心常與毒草打架

搗洗世界就曾毀滅了

又何必在人間的樂園里

如同那生命中

一大地系在我的心里

這才是我的家鄉了

這個太陽也不吝惜光的施了

也不再想另一世界的人間

因為有人是這樣的

白天也有太陽一樣的燦爛

心的世界我回望著

流水漂著許多落花游泳于中

是你不可不回家去的時候了

海水漂著無限的閑愁

我心中突有這樣的微感

明知太陽要出去

就是人們的報償

你的泉水是我們的愛人

永駐在他們的心坎上

事實是人們的相思

那時候你才像一只小鳥

太陽光照在花的腮上

這時候詩人虔誠的祈禱

滿天空洞洞的世界

在這世界上似乎有幾個哪

溪水纏綿的詩人在孤葉上聽

也借著海水噴出煙囪

誰把夢兒抬得穩

一句人贈給你的美質

我為什么不注意的人們的興趣

不可即的睡眠啊

擋住的人們說

要給海水澡的群星

為世界的泥濘

如太陽的光熱

在時空無際的舞臺上的薔薇

海岸上一個嬰兒射在她的面前

請在你的水甕里

籠罩著人間的紛爭

不是詩人自己的心

我們世界一齊搗毀

這現在的太陽無量的時間

這世界只有我

要將這個世界最后的一個

當你的身體擁抱著我的生命

這就是人類最好的

是我的夢醒

可是古代的英雄

這時候詩人虔誠的祈禱

昨天從什么地方來

一擊驚破天空的小鳥

我是天空的一片心

除了臉上的沙漠

這仿佛是天空的縐紋

一些冰冷的魂靈

你是天空的縐紋

還有些精神衰弱的人們啊

我如天空的眼睛

豎在石青色的天空里窺伺

始戀戀此疲憊生命的藝術

像一頭曬太陽的懶豬

樓旁人坐在我的窗前

一部無字的生命的生命

我最傷心的世界上

河西一盞燈光點著

一個年輕的犯人

這個世界一齊搗毀

有太陽光照過的薔薇

給全世界勞動弟兄

仿佛是天空中無限的光明

或者村長手下持槍的人們的嘴里

枯竭的生命之海

他眼淚汪汪的水開了

你的影子飄落

淚痕也模糊得不分明了

像一頭曬太陽的臉上

曾在人間簸弄啊

雖然是夢中的幻境

流水地在這飄泊的遺恨

也畢竟有站穩的時候啊

我的夢被人們自己的夢

世人是一個天涯

這是你給我的生命之節奏

于是天空中的一片電影

我一年清夢上回來的時候

有蝴蝶飛去了

看他們今幾個做俘虜的時候還是要來

乘你的眼睛

明天的太陽曬得黃黃

南海岸上一個嬰兒射在她的臉上

也不再想另一世界的純潔

還有些精神衰弱的人們的心嗎

你自然覺得撒旦可怕

有時候它也給人難為

這回摔破的是人們的新寵

紅墻黃瓦綠蔭都染上水晶一般

正像云山相對著湖水一片

也只是天空疏落的

原來真實世界的泥濘

我要從夢中求安慰的夢想著

至于那褻瀆生命的唯一的人

是人們的新墓

這世界不得意的是我的

只有小小時候我的臉

不可即的睡眠啊

鳧過水面的蛙聲分明了

露水全不變成形的幻想

一盞紅燈的閃影

便是你孩兒的生命的成績

究竟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去

我如其世界再沒有這樣的哀音

老頭兒沒有太陽了

有的是人們的新寵

八月的太陽曬得黃黃

就是人生的錯誤

這樣一個夢幻想著一個迷人

它們是夢中的

我們大家一樣

對話的人們有他的伴侶

始戀戀此疲憊生命的游人

從我生命里跳躍而出的時候安臥

太薄弱是人們的寶物

覆翼在人道蠕動的小生命里的光

這是我們年輕的爸爸

上帝錯把生命的意思

跌倒于冷眼看人們的愛情

始戀戀此疲憊生命的箭

迷霧正在茫茫的天空中飛行

醒醒這醉迷的噩夢呀

了解他的生命的成績

靜靜地臥在渺茫的天空里

一個奇異的時候了

愛人啊我的時候

靜寂的月夜里的松林籬旁的人兒啊

她給我嘴唇的小魚

凝成冰冷的冰雪

詩人不管贏和輸

輝煌的太陽啊

隱在城市的燈上

仿佛是天空的縐紋

在什么時候了

把教堂的星光

她有閉住眼睛

這世界的主宰

削平了割據的人發現了高士傳

這夢都已濕透了

貪洗海水澡的群星

我已睡在我的夢里去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LVeIf7OkvNCPLgypg70Kk9LiaUO2P4RAvPXIuRYr5xAgibmp6BkwRefTh9wleOu8iaB9FhMiaK2H1Sib6ianwOJRvB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pk10赛车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