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丨初婚有刺 04

轉自公眾號“石碣周邊事”

第4章 我被老公賣了

桑旗如果直接跟總社的領導投訴的話,的確不是總編能夠罩得住的。

他平時待我不錯,我也不能害他。

我反過來安慰他:“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對給人家抓住了小辮子,也害的你被領導批,我這就去辦離職手續。”

我轉身拉開辦公室的門,總編的聲音在我身后響起:“你可以拿三個月的工資,這是我唯一的權利。”

總編仁至義盡了,我向他深深一鞠躬,然后走出了辦公室。

走到我的辦公桌前,端起桌上的水一飲而盡。

秋天天涼,早上倒的水現在已經涼透了。

我怎么覺得涼水卡在了我的牙縫里。

滿嘴滿心的涼意。

昨天被婆婆趕出家門,今天又失業了。

我無處可去,只能回到昨天晚上的豪華別墅。

午飯已經做好了,香氣撲鼻。

我默默地吃著,不知道是不是懷孕的緣故。

明明我很郁悶,但是胃口很好。

快吃完的時候,小錦抱著一摞書放在桌上。

我抬眼看了看,又埋下頭繼續吃。

“夏小姐,這是董秘書送過來的書,請你有空的時候看。”

我拿過一本翻了翻,是關于孕婦的書,目測那那一大摞都是。

“我不看。”我還沒想好把孩子生下來,看那些書做什么。

“董秘書說您現在沒有工作了比較有空,正好可以好好看看。”

我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小錦:“他怎么知道我失業了?”

小錦搖搖頭:“我也是聽董秘書說的。”

那個董秘書,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放下筷子在餐廳里團團轉。

我分析了無數個可能,但是又統統被我自己給推翻。

“你有董秘書的電話嗎?”我問小錦。

她搖搖頭,忽然又想起來什么:“家里的電話里應該有,我去找。”

她在電話的來電顯示里翻到了董秘書的電話號碼,正要抄給我,我看了一眼便記住了。

這是我做記者練就的本事,多長的數字看一看也就記下了。

我撥給董秘書,他很快就接了,語氣客套:“夏小姐,找我有事?”

“我要見你的老板。”

他似乎料到我提出這個要求,回答的很套路:“需要見面的時候,您自然會見到。”

我就猜到他會這么說。

我很冷靜地告訴他我的決定:“我要見他,不然的話我就把孩子打了。”

我篤定,那個人是想要孩子的,不然不會把我圈養在這里,好吃好喝地伺候著。

我甚至覺得,很有可能今天我丟掉了工作,和那個幕后的人也有關系。

我一個做新聞的,上串下跳的傷著孩子怎么辦?

董秘書頓了頓,隨即回答我:“您打了孩子,就徹底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了,夏小姐是記者,最喜歡刨根究底的,會白白放棄這個機會?”

董秘書很會談判,但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我笑著答他:“你覺得我會用十月懷胎漫長的時間去換見一個人?我已經預料到我之后的命運,生下孩子就被趕出去,早走晚走都要走,何必搭上我十個月的光陰?”

董秘書在電話那端又沉默了,過了一會才說:“夏小姐,我得先匯報給我的老板才可以。”

“我沒什么耐心,明天晚上之前我見不到人,后天上午我就去做手術。”

我撂了電話,氣的坐在沙發里半天起不來。

就算有可能明晚會見到一個禿頭啤酒肚的老男人,我也認了。

最起碼上去扇他幾個耳光,才能稍微平息一些我心中的怒火。

但是,何聰一定和這件事脫不了干系。

試問,任何一個男人知道了他的女人給他戴了綠帽,肯定會暴跳如雷,只有何聰是躲躲閃閃的。

我睡了個午覺,養足了精神就去何聰的新房那里堵他。

我料定他沒有出差,因為我在車庫里沒有看到他的車,他總不能開著自己的車出差吧!

我坐在能看見何聰那棟小樓的對面花壇上,被冷風吹了一下午。

終于在傍晚的時候,他開著車回來了。

他下了車,用袖子在車門上擦了擦。

我沖過去拽住他的衣服,他嚇了一跳,回頭看是我,表情很是古怪。

“小至......”

“你不是出差了么?”

“我不是才回來?”他唇角顫動著拉開我的手。

“你開著車出差?”

“就去鄰城,就開自己的車了。”

我不想糾結他是不是出差了,我今天要把話問清楚。

我把我昨天去醫院的化驗單給他看:“看明白了么,我懷孕了。”

他看了半天,然后抬頭看我的目光閃爍:“小至,小至......”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所以我更篤定那天晚上的事情跟他有關。

“那天晚上,你把我賣了是不是?”不需要他回答,我就能猜出七八分。

何聰在他們集團公司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副經理,上次調崗沒有他的份,他郁悶了好久,做夢都想升職。

因為我漂亮,他經常帶我去應酬,雖然我很不喜歡那種環境,但是他總是求我,看在他可憐的份上,我有時候便陪他去一次。

那天晚上,是他們集團的領導和合作企業的一些高層。

我無疑是宴席上的焦點,很多人夸我長的美。

他們灌我酒,而何聰完全不幫我擋酒,所以我很快就喝醉了。

接下來的事也沒什么好難分析的,我被何聰給賣了,他把我送到了一個高層的床上,就這么簡單。

“小至,你別說的這么難聽,那天晚上領導讓我去送人。”

“哪個領導,送誰了,你告訴我,我一個一個去找!”

“小至,你別這樣咄咄逼人的。”他為難地看著我:“你太敏感了,根本沒有你想象的那些事!”

“如果沒有,你為什么一個星期之后就升職了!”當時我沒有想太多,現在聯系起來一想,他能升職應該是賣了我的獎勵。

“小至,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他倒是很委屈的樣子:“你現在不要太激動,你不是懷孕了么!”

“哈,我懷孕跟你有什么關系?”我譏諷地笑道:“你還打算做便宜爸爸?”

“啪!”響亮的一記耳光打在我的臉上,臉頰火辣辣的痛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ibsZx7ibOErOfwjm9G9FlWl12wmCIRz0ibXBGTiapibaL4OB7znJUM51sUib3M055v1OyMcb6ibdV2EnuMHcyicicdic4t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pk10赛车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