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聯---1966

   

1966年10月,剛上初一的我和另外六名同學踏上了赴北京的火車。我們七人中,我最小,12歲,最大的也只有14歲。因為我們從沒出過遠門,各家的父母都害怕自己的孩子餓著,臨走時讓我們每人背了一大背包饅頭。  在擁擠不堪的車廂里呆了近24個小時,列車終于到達終點站北京西直門站。一下車,便有接待車把我們送到北京郊區的西黃村學校。在這里,我們吃住都不花錢,每天白饅頭、大白菜管飽吃,偶爾還要吃上一頓土豆燒豬肉,以致使我們自己帶的饅頭總是沒有機會吃。眼看著饅頭已干,我們幾個犯了難。把饅頭扔了吧,過慣了貧窮生活的我們實在有些舍不得;不扔吧,每天食堂里又有不花錢的軟饅頭。正在我們猶豫不決之際,學校里面發生了一件事。上海交大一些南方籍學生由于吃不慣饅頭,便偷偷把吃剩下的饅頭扔在廁所里。南京體育學院的學生發現后,在校園貼出大字報稱:誰再浪費糧食,就把誰趕出北京。看到大字報后,我們幾個想扔饅頭的念頭便徹底打消了。經過商議,我們把這些干饅頭拿到食堂,要求餾熱后食用。駐校解放軍得知此事后,立即在黑板報和廣播上進行表揚,稱我們是節約鬧革命的模范,并號召各地的紅衛兵向我們學習。我們幾個高興得一個晚上都沒睡著覺。  過了幾天,毛主席第六次接見紅衛兵,我們住在西黃村的全體紅衛兵都在被接見之列。我們天不亮就開始啟程,一直走到下午四、五點,眼看著就要走到天安門廣場了,廣播里突然傳來宣布接見結束的消息,隊伍一下子亂了起來。混亂之中,我的鞋子被踩掉,我哭喊著到處尋找鞋子,被擁擠的人群撞倒在地。在這危急的時刻,幾位值勤的解放軍手拉手將我團團圍住,使我避免了一場厄運。  又過了幾天,毛主席第七次接見紅衛兵。這次我們是坐著汽車去見毛主席的。我們的車隊從晚上九點開始出發,走一走,停一停,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走到天安門廣場。由于我穿得比較單薄,加之北京深秋的夜晚寒冷無比,我在車上得了重感冒,頭痛難忍,四肢乏力。盡管我乘坐的是八路汽車中的第一路,離天安門城樓最近,但也只是隱隱約約地看見毛主席手拿帽子在向我們招手。一離開天安門城樓,車子加快了速度,路兩邊成千上萬的北京市民揮手向我們祝賀,接著我便失去了知覺。  等我醒來時,我已在病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兩位解放軍守在我的身邊。后來聽說,我昏倒之后,一位解放軍戰士用他的大衣將我裹著送到醫院,并和他的戰友一直守到我蘇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4WG3SSqUWcnBpgH7q10Z14OcF7owsoaqjKRM5U39zYXJDx0F9XzyOGUOXg5pFUNuWebBRnhBhHuYiaOSuRMIAU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pk10赛车开奖查询